森山碧

一切希望都在梦中

梦与玫瑰

@闭门等死的雨客 的生贺
一块劣质甜饼
希望不要嫌弃qwq
祝可爱的雨客生日快乐!



那是一条安静的街道。
青色的地砖整整齐齐地铺在地面上。两侧的房屋高耸着,合闭着门窗。
淡淡的灯光穿过窗缝,暖光的色彩在地上晕染开来。
没有人知道,在那一扇扇小巧的百叶窗之后,有着怎样的故事。

夜深了,潮湿的小城里涌起了白雾。
作家不觉裹紧了那件洗得有些褪色的深色大衣。
他急匆匆地穿过街道,穿过别人家的灯光与饭香,好缩回他那逼仄的壳里。
作家先生的眼睛像是空洞。空洞里有着无尽的愤恼和怨念。

“先生!买一枝玫瑰吧!”

这声音清脆而稚嫩,如同夜莺的叫声般动听。任何人都会被它撩动心弦。
只是对于刚刚被出版商退稿,满心都是对爱情小说的怨念的作家先生来说,这确乎不太应景。

“玫瑰!这可恶的爱情之花!它残害了多少伟大的灵魂!”作家先生心被“玫瑰”二字刺伤了,“爱情是多么的庸俗!可是少女们沉迷于那些不切实际的浪漫故事,却对真正的作家的伟大作品不屑一顾!”

真正的作家发表完他那即兴演讲后,用他那双空洞一样的眼睛环顾四周。
他想找到刚刚刺伤他的夜莺,乘着自己的怨念再演论一番何谓“伟大的作品”。

然而当他看见那只一脸茫然的小夜莺后,只剩下了一句话。
“上帝啊……”他小声说,“你怎么穿得这么单薄,会被冻着的。”

这是一个天使一样的孩子。他穿着破旧单薄的衣服,在深秋的浓雾中显得楚楚可怜。但是他的脸庞却仿佛上帝最精巧的工艺品,浓缩了人世一切的美好。
作家先生觉得自己一定是遇到了精灵。

“哦,不会的,先生。”小夜莺笑嘻嘻地说道,“我是不会感到冷的。”
作家先生疑惑地看着他。空洞的眼睛被怜爱所融化,褪去了坚壳,成了温润的矿石。
小夜莺看着他的眼睛。他确信自己遇到了一个纯洁的灵魂——就像那个人一样。
“告诉您一个秘密”
“我是一位天使。”

作家先生愣住了。

半个小时后,作家先生和小夜莺一起坐在了河边。
河水泛着淡淡的波光。隐隐能听到的水流的声音,仿佛摇篮曲般安然。
小夜莺捧着作家先生讨来的一杯热茶,小腿随意地踢来踢去,全然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。

“这么说吧,先生,”他望着天上静静眨着眼的星星,仔细斟酌词句,“我在天堂,负责带给人们关于‘爱’的梦。”
“关于‘爱’?”作家的清澈见底的眼睛中满是疑惑。有那么一瞬间,他觉得自己似乎是疯了,竟然在这个寒冷的晚上听一个卖玫瑰的孩子讲故事——可是,看看这孩子的眼睛吧!他必然是真正的天使!作家先生以自己的作家的名誉担保。
“是的!我可以让一个人——或者其他什么生灵——梦到爱情。”
“而且,在这个人梦到爱情时,那个在梦中给了他那种奇妙情感的人,也会有着同样的感受。”
“可是……有一次……”
小夜莺的情绪突然变得失落。他想起来了自己曾经的遭遇。

天堂和地狱在人们眼中向来是两个极端的对立,但是事实上两者之间一直有着不浅的关联与纠葛。
比如地狱里的恶魔常到天堂来拜访天主,比如天主也很乐于与魔鬼交流。
再比如地狱之子曾称呼天主为“老头子”,又甚至曾与他定下赌约。
不过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。我们先把思绪放回到那可怜的小夜莺身上罢。

正如您所知道的,天堂与地狱的关系是如此的密切,撒旦也常常光顾天堂。于是不小心把某个怀春少年的名字,写成了梅菲斯特菲利斯,对于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天使来说,显然是可以理解的了。

“等等!您说什么!”
作家先生瞪大了眼睛,仿佛什么怪物从小天使的声音里跳了出来。捧着另一杯讨来的热茶,他想起来了幼年时在母亲怀里听到的传说故事。“要克制你的贪念,小心魔鬼的引诱”母亲轻柔的教诲连同温暖的炉火在记忆深处埋藏了许久,却在多年之后意想不到地被唤起。
不过作家先生很快恢复了镇静——那当然啦,作家先生毕竟是一位作家先生,用着奇思妙想承担下这个世界上百分之六十一点七的奇妙故事(其余部分由十二岁以下的孩子们承担)的作家先生!
“您要知道,梅菲斯特对我们这里长大的孩子来说可是相当的熟悉——谁没有因为贪吃而被母亲拿魔鬼恐吓过呢?‘想想那位浮士德博士的下场吧!’”接受了这种设定的作家先生意外地被点燃了兴趣,模仿着母亲们的口气说道,接着兴致勃勃地缠着小天使问了起来,“那你一定是见过魔鬼了!他是否长着马脚?他头上是不是有角?他的尾巴是什么样子?对了,他一定穿着红色的袍子了!……”
小天使被他这一连串的问话问得一时不知如何开口,但还是尽责地做了解答:“……是的,他确有一只马脚,那是魔鬼从天上跌落时造成的……头上的角与尾巴倒是不曾见着。魔鬼总是爱化为人形,只剩下马脚藏在衣袍里……绣着金线的红衣我曾听闻过,那时他去引诱那位博士时便是这幅打扮……”忽然想起什么,噘了嘴愤愤然,“是了!就是为了这个!竟然要我卖出去一千朵玫瑰花!”
作家先生有些茫然了,只是想起小天使好像正是因为给了魔鬼爱恋之情才流落人间。看来梅菲斯特梦到的情人必然和浮士德博士有着关联了——十有八九便是那纯洁的少女格雷琴了!

于是作家先生暂时收住了对魔鬼相貌的好奇,问着气鼓鼓的小天使:“您接着说您的遭遇吧!”

事实上,小天使并未立刻发现自己犯了错。
他照着一长串名单细细抄写,末了心满意足地囫囵看一眼,一对小翅膀如释重负地呼扇一下,便把抄写好的纸丢到了一边。
这也就导致当梅菲斯特跑到天堂上找人,弄得上帝也没了办法的时候,小天使们在天堂上翻来覆去找了许久,方才在千万张纸里找到了那一张罪魁祸首。
可惜那已经太晚啦!

梅菲斯特本与幸福绝缘,他是否定的精灵,生来就要与美好的情感作对。然而他却体会到了爱情!这可真是一件足以入选“本年度天堂最恐怖事件”的事情。
不过说来也是奇怪,小天使的能力只限于让人类梦到爱情,至于魔鬼,他们本应当对这样子的梦无动于衷才对。不过,在激烈的讨论后,天堂的(热爱八卦的)天使们与地狱的(闲着没事的)魔鬼罕见地达成了共识:一定是因为梅菲斯特和他所引诱的那位人类相处太久了,因而日益被他所感染,生出了类似于人的心绪。或者说,他与“幸福”共处太久,而即便是魔鬼,也难免会对“幸福”有所向往。在魔鬼引诱了人类时,也被人类所引诱——被人类的永不满足、高尚奋发的品格,在无意识中被引诱。

“那几天天堂可真是鸡飞狗跳!就连地狱之主也来找我们的天主理论,一脸委屈地抱怨我们引诱了他的使徒。他还坚持认为这一切都是我们的阴谋——您瞧瞧!这可真是冤枉死天使了!”
“正如我所说的,梦中的爱情是双向的,因此当梅菲斯特菲利斯梦到爱情时,他梦中的那位给了他爱情的上帝的信徒,也梦到了梅菲斯特,于是就这样堕落了!对!就是堕落!害得一个无辜的小天使不得不到人间来卖玫瑰花的堕落!”
“于是我们仁慈的天主也没了办法,他不得不承认所有生灵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,这其中自然包括爱情!——当然,比起追求至高无上的品质,对爱情的追求自然差了许多,但是谁让这就是人类的本性呢?况且二者也不相违背。当时我们的天主就是这样说的。”
“于是我们可怜的小天使,只是不小心犯了个小错的小天使,便担起了全部的责任,被罚下了人间,直到卖出了一千朵玫瑰花才能回到天堂!”
小天使还是有些气恼,圆嘟嘟的脸颊气得鼓了起来,活像个一戳就破的气球。
“真是不公平!我发誓他们都笑了!天使们、魔鬼们、地狱之主和我们仁慈的天主!就在梅菲斯特亲吻了浮士德博士的手背的时候!”

“!——”
一口热茶从作家先生的口里喷了出去。作家先生被震惊得想要惊呼出声,却被嘴里的茶水呛得不住咳嗽。
待得他终于能顺利地呼吸,他立刻问着小天使,只希望自己不过是一时听错了:“浮士德博士和梅菲斯特?”
然而小天使理所当然的口气却击破了他所有的幻想:“当然啦!不然还能是谁?格雷琴和梅菲斯特吗?”他有些奇怪地看了作家先生一眼,“日久生情什么的不应该是人间的爱情故事里烂大街的设定了吗?您难道不知道吗?”
不,我不知道,我也不想知道。作家先生捂着心口,一脸悲愤。

“不过……这样也挺好哒!”
小天使望着河岸的远方,望着远处的无数灯火,望着无数户各有悲欢喜乐的人家,玉石雕成的脸上泛出了一抹微笑——像是黎明的一道柔光。
作家先生怔怔地望着小天使。
“有情人终成眷属,虽然是最俗套的结局,但是也是最完美的啦!”
“虽然被罚下来卖花,但是我心里,真的,真的也很开心啊!”
小天使转过头来,对作家先生扬起一个甜甜的笑。
“谢谢您的款待了!不过现在我要走了,我还有三百朵玫瑰花要卖呢。”
“诶!”
小天使一下子跳了起来,化成了一缕金色的光,飞向了远方。等到作家先生回过神来时,身边只剩下了几点来自天国的金粉,和一杯喝了一半的热茶。
作家先生捧着自己的那杯茶,若有所思。

也许,下次可以试着写一个爱情故事——关于一个引诱了博士的魔鬼和一个引诱了魔鬼的博士的爱情故事。

评论(1)

热度(26)